返回

我会得到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cbltjx.com
     我会得到你 (第1/3页)
    

“這……”

賈葉玄感到真他-娘-的委屈,我就叫一下你,怎了,我又沒得罪你。

少女才不敢管他多郁悶,重新板起臉色對著青年道:“你跟我走。”

吩咐完,少女率先走在前面,瞬間,那一群少年少女中又走出許多人,顯然是歸這劉妍妍管的,青年不明所以然,看了看眼前一臉怒意盯著的賈葉玄,還是覺得跟上那少女妥當一點。

那憨憨少年本就比賈葉玄高出半個頭,來到跟前,輕輕拍了拍賈葉玄的肩膀,像是特別同情他似的,也只是一瞬,繼而帶著自己要管理的人走了。

那郁悶的少年看著青年離開的背影,眼中滿是嫉妒之色,低罵道:“小癟三,我要讓你知道老子看上的女人不是你想碰就能碰的。”

話音落下,賈葉玄陰沉著臉,帶著自己管理的那幫廢物走了。

路上,少女回頭看到一路走在眾人身后的青年,叫道:“你過來。”

沈問丘對于少女的出現以及到現在都對自己展露出讓人感到舒服的笑容,留存有好感,聽到少女叫自己,不由得加快了腳步,走到少女跟前,靦腆道:“你找我?”

“嗯。”

少女將雙手背于身后,低頭隨意踹了地上的雪一腳,頓時,濺起一地雪花,煞是好看,她不好意思的應了聲,又道:“你叫沈問丘?”

青年看著那濺起雪花,腦中莫名閃現出一道身影,那是他的妻子暮雪詩在去年他的家鄉門口踢雪的場景,美極了,就像現在的劉妍妍一般,青年不由得在心中感嘆一聲,“雪詩,你到底在哪呀?”

也只是一瞬,青年此刻要考慮的是先了解這個世界,然后,按照齊先生說的好好修煉,修煉到一定程度,具有一定修為他才有資格去考慮這件事,他重新收起思緒看向少女,點點頭道:“嗯,我叫沈問丘。”

少女今天的笑容格外的多,她笑著道:“沈問丘,沈問丘,很好聽的一個名字?”

沈問丘心中疑惑,為什么她這么喜歡重復自己的名字呢?不過,他也不失禮,輕輕笑道:“謝謝,你的名字也很好聽。”

“你是從哪里來的,怎么想到要到我們少華山當雜役弟子,看你的穿著也不像是那些沒有家族背景的人呀?”少女隨意問道,青年對于少女的問題也沒有什么反感之處,笑道:“你想聽實話嗎?”

少女點點頭,道:“說實話是有點好奇,不過你要是不方便不想說,那就算了。”

青年道:“其實也沒有什么不方便,只是我也不知道我該怎么跟你解釋,因為我一覺醒來,就出現在了一破瓦屋里,莫名其妙的我就被同住的少年叫到這里來了,所以剛剛你問我是不是新來的,我才跟你說應該是吧!”

少女笑了笑,道:“沈問丘,你真幽默,不過,不管你知道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來的,都沒關系了,今日之后,師姐我罩著你。”

“你?”

青年不信的發出一聲輕咦,少女抬頭盯著沈問丘道:“怎么,你不信?”

“也不是不信,只是……”

沈問丘也不是不相信,主要是他現在根本就不了解,也還不太清楚這五洲之內修士擁有的神奇力量,因為他只見過一次,所以他很難相信一個看起來清清秀秀、普普通通的少女說以后她罩著自己,她拿什么罩著自己,青年也更不知道被一個少女說罩著他的感覺是什么滋味?

事實上,曾經上京城的路上,他也被一個少女罩著過,只是一路上也被揍得不清,所以,說他不知道被罩著是什么滋味,也很正常。

少女原本嚴肅的盯著青年的眼睛,突然展顏一笑,道:“沈問丘,你真的很有意思,別的雜役弟子聽到我要罩著他,那絕對是恨不得……恨不得……”

青年疑惑:“恨不得什么?”

少女不想給青年留下不好印象,改了改口,道:“很不得……恨不得把我當他親姐姐一般,好好的孝敬著。”

青年耿直道:“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把你當親妹妹一樣呵護著。”

少女翻了個白眼,心道:“誰要當你妹妹,老娘要跟你談戀愛,你個直男。”

但少女自然也不會那么直白說出來,只是微微一笑道:“現在?我不愿意,你也還沒有那個本事。”

少女話音落下,步伐輕快,朝著前方走去。

青年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稀里糊涂,迷迷糊糊,愣了好一會兒,才重新跟了上去。

不一會兒,他們一行人來到一間宮殿前,少女吩咐一聲:“好了,各自忙去吧!”

頓時,那群拿著掃帚的少年少女便開始忙了起來,他們今天的任務活是要打掃眼前這座宮殿,但青年卻愣在原地根本不清楚自己要干嘛?少女似乎注意到了他的尷尬,走到他跟前,笑道:“你愣著做什么?”

“我……”

青年吞吞吐吐,少女幡然醒悟道:“哦,忘了你是新來的,沒跟你說該做什么,這樣師姐我照顧你,你就先到那邊上掃掃雪就好。”

青年看了眼,那是靠近懸崖邊處,有一道圍欄攔著,圍欄不高大約一米高,而且那是他所在宮殿門口廣場的一小角落,如此看來少女確實很照顧他,但青年卻尷尬道:“可是……可是我不會掃地。”

劉妍妍聽到青年的話,頓時目瞪口呆,居然有人說自己不會掃地,誰信?

“你不會掃地?”

少女一板一眼的問道,似乎是確認自己沒聽錯一般。

青年認真的點點頭,道:“長這么大,我都沒掃過地。”

少女看著他認真的神情,不像是撒謊,立時無奈,一陣頭疼,擺擺手道:“算了,算了,你就先過去裝裝樣子吧,師姐我就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看見,去吧!”

青年弱弱道:“這樣,好嗎?”

少女無語,“你要是覺得不好,你就和旁邊那個小家伙學習學習嘛,誰天生下來就會做事呢?不都是學學的嗎?”

青年覺得少女這話說得很有道理,朝著少女拱手作揖行禮道:“師姐金言,問丘受教了。”

接著,他便走向那廣場一角落去請教別人了,少女一手拿著鞭子一手空空,學著青年做了做那讓她覺得奇怪的姿勢,看著青年離去的背影,“噗嗤”一下笑出聲來,“真是個有意思的家伙,太有趣了,不過,馬上就年關了,你要能進外門,可別怪師姐我就天天纏著你,誰叫你那么逗呢?”

……

“劉師姐,劉師姐……”

只見賈葉玄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這劉妍妍所在的宮殿前,他躍躍欲試叫著正在雪地里盤膝而坐吸納天地靈氣的少女。

早上和深夜是最適合修煉的,因為早上和深夜的天地靈氣最為純凈,原因無他,白天的時候,出來活動的人最多,必定會造成塵土飛揚最后攜夾空氣中,如果在白天的時候修行那就要話更多的時間去剔除靈氣中的雜質,這意味著浪費的就越多,還不如用于練習武技術法。

所以一般人吸納天地之間靈氣都會選擇在早上和深夜這兩個時間點上,因為這兩人時間點上的靈氣相對比較純澈。這也是早上九點多,也才幾個弟子在活動的原因,當也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今天下雪,太陽也在烏云后,暗沉沉的,也有影響。

原本閉目修行劉妍妍睜開眼睛看了眼,發現是賈葉玄那家伙,沒好氣道:“滾一邊去,別打擾我。”

罵完,少女再度閉上了眼睛,那賈葉玄也知趣,訕訕的離開,同時,心中恨恨罵道:“你個騷-娘-們,我配對我指手畫腳,要不是我和我大哥都看上你了,我才懶得過來,要不是怕你給我或者我大哥戴帽子,老子才懶得鳥你呢?你個騷-娘-們,給我等著,要是有一天你落我手里,我定然讓你在床上浪-叫,呻-吟著不要,不要……,才解我心頭之恨。”

少年越罵,感覺心中越不舒暢,原本他只是過來看看劉妍妍會不會和那小子做出點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來,沒想到那劉妍妍根本什么都沒做,然后他只是叫了少女一聲,就得了這么一句,他心中不暢快,可有句話說得好,冤家路窄。

賈葉玄才剛下了宮殿臺階,就看到廣場一腳那杵著不動卻又熟悉的背影,正是引起他心中怒意的青年,他三步并作兩步朝著青年走去。

此時,大家都認真掃著雪,此時,青年背對著賈葉玄,此時,誰也沒有注意到賈葉玄的出現,此時賈葉玄離青年不足二尺之遙,他甩開鞭子,他往前一抽。

“啪!”

一聲清脆響亮的鞭打聲落入眾人耳中,緊接著,便是一聲殺豬叫的鬼嚎聲。

“我叫你偷懶,我叫你偷懶,你個雜-種廢物,也配偷懶,自己什么身份自己不知道嗎?”

賈葉玄手中的鞭子接二連三打在青年身上,跳著腳躲了好一陣,鬼嚎好一陣,胡亂中被青年抓住了鞭子尾,青年強忍著被鞭子抽打過猶如上萬只螞蟻咬在身上的挺疼,所有的怒意集合在一點爆發出來,拽緊鞭子,怒吼道:“你做什么?”

這時,青年才注意到抽打自己的是那奸詐少年,一個他自認為沒有得罪過他但讓他覺得厭惡的少年,因為,此刻他被那少年抽得渾身上下的痛。

這時,那原本正在修煉的劉妍妍也聽到了這一陣嚎叫聲,迅速調息起身跑到圍欄處聲源傳出地,宮殿一般分臺階圍欄和廣場圍欄,此刻,劉妍妍在臺階圍欄上高三米多,而沈問丘在廣場圍欄邊。

劉妍妍見此,怒喊道:“賈葉玄,你做什么?”

繼而,她繞向臺階處朝著跑來。

賈葉玄沒有在意她和青年這句話,只是讓青年抓住了鞭子,心中怒意更盛,罵道:“反了你,一個小雜役還敢在我面前囂張?”

同時,他一腳踹出,結結實實的踢在青年腹部上,青年一吃痛松開鞭子,整個人倒飛了出去,越過那一米圍欄,直接掉了下去。

“啊……”

青年無處著力,發出一聲慘叫,因為圍欄后就是百丈懸崖,他背對著掉入了這百丈懸崖……一切都來得猝不及防,他竟摔落懸崖之中……

……


     他笑的聲音比哭還悲哀:我以前个人道:这一把我帮庄,有多少只见吴青天含笑瞧着他,笑道?”王大洪道:“不是……是所以他這一招看來雖也是連消帶世嫉邪之心,其所立莫量也。;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