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虎谋皮(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cbltjx.com
     与虎谋皮(八) (第1/3页)
    

我站在大西北地的荒野,现在凶兽将臣已经不知去向,只有中天上一轮明月,将如水的月光照在这片荒野上,照在孤零零的我身上。

凶兽将臣的速度真的令人惊诧,他隐匿身形的法术也远超过我之前交过手的“影子杀手。”

我思前想后,觉得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既然追不上凶兽将臣,如果他要躲起来,想要找到他可能性也微乎其微,既然如此,那我就继续寻找犼的残魂。

凶兽将臣既然出现在西北之地,基本上验证了我之前的判断,他一定也是寻找犼的残魂的,我要做的就是,一定在凶兽将臣之前,找到犼的残魂。

我想明白这些之后,就站起身,既然继续寻找犼的残魂,那就要继续向原来的目的地出发,那就是西北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腹地。

可是我已经离开我乘坐的火车,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的位置是哪里,我随身带的一些衣物和日常用品都落在火车上。

我要去沙漠中探险,我还是做了充足的准备的。即使这些东西落在车上,这也不打紧,反正这些东西夏副省长他们会帮我收着的。

其实这些东西哪里都买的到,不过我这次出来带的户外装备,都是胡惠茜和晓丹帮我准备的,一般情况下我是舍不得丢弃的,这里面有胡惠茜和晓丹的情义。

刚才事发突然,将臣突然现身,我也没多想,就追了出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幸运的是,那个在二郎山大战的时候,李毅峰送给我的的能够定位和接收实时卫星地图的平板,我没有放在我的行李中,随身带着,此时帮了我的大忙。

我从怀里掏出这个平板,调出卫星地图的界面,我发现我的位置,在距离西安大约八十公里的地方,知道自己的位置就好办,接下来就想办法,如何赶到西北省份那里。

我漫无目的的顺着铁路,慢慢的往前走着,我原计划,走到最近的城镇,然后乘汽车到西安,到西安再乘火车继续前往西北省份。

这时候,听见身后火车的鸣笛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后面远远的有一道光束照过来,原来我身后有开过来一列火车。

当这列火车到我跟前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趟货运列车,看着这列火车从我跟前呼啸的驶过,我眼前一亮,我何不搭趟顺风车,这样可以省下我好多的时间。

于是,我瞅准一节车厢身体腾空而起,跃了上去,稳稳的落在这节车厢上面。

巧的是,这节车厢只有半节车厢装着货物,另一半空着,我掀开覆盖在货物上面的蒙布就钻了进去。

突然,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车厢蒙布布下面漆黑一片,但是我感觉到这里面除了我之外,我还感觉到了一个人的气息,我暗中戒备,立刻用神识检视了一下,果然,这里面有个人。

我靠,这个人竟然也是修道的,身上的法力波动还不弱,境界最少也是接近人界法师的后期。

我靠,修道的人谁还这样无耻啊,竟然为了省法力这样乘火车,我是因为事出有因,离开了原来火车,可不是不想花钱,这个家伙是什么人,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与此同时,我也感受到,那个家伙也在用神识扫视我,我估计,以他的法师中后期的修为想探出我的修为境界可能性不大,他只是觉得我的修为深不可测,但是想要具体知道我达到什么境界,那是很难办到的。

我既然已经知道,他的境界远低于我,所以倒也不怎么紧张,只是心中奇怪,怎么会在一趟货运列车上碰到同是的修道中人,这要是传出去,堂堂的人界天师还搭便车,真是够了丢人的。

我在车厢里,仔细看了一下,尽管矇布下面十分黑暗,但是我的目光敏锐,在黑暗中视物,稍加适应也不是很难,很快我就发现,在装货物的纸箱之间,有个空隙,那个人就蜷缩在那个空隙里。

我看清楚这个人后,大吃一惊,与此同时,那个人也把我看清楚了,我们不约而同说了一句:“原来是你。”

刚才那个蜷缩在装货物的纸箱空隙里的那个人站了出来,不错,这个人竟然是我在茅山上遇见的那个少年,这个世界真是很小啊。

说他是少年,也有十八九岁了,当时,在茅山的山门,晓丹和他们茅山派不少弟子被几大门派围在当中,当时这个少年当时就仗义直言了,我对他印象很深。

我问他底细的时候,这个少年当时只告诉了我,他的名字叫陈江,其余的他什么都没肯说。

因为这个少年身怀正义感,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极好,想不到这趟搭免费的顺风车,竟然遇到一个伙伴。

我原来就非常奇怪,这个少年的年纪不大,竟然达到人界法师的中后期的水准,几乎相当我在二郎山大战时的修为境界。

这样的修为境界就是在各大门派核心弟子中,都不算低,我记得我问过他是哪个门派的,他告诉我他也是散修。

这小小的年纪,竟然如此境界,实在不简单,我像他这般大的年纪的时候,当时我还是纯粹的唯物论者,正在全力以赴的应付高考呢,至于修道,当时我认为那只是在神话小说里才有的事,换句话说,我还不知道什么叫修道呢。

那个少年陈江,此时也终于从气息上确认,对我没有敌意,不再一副戒备的样子。

陈江没有说话,用他贼亮的眼睛看着我,咧着嘴笑着,宽宽的下颌显得有些笨拙。那个装货纸箱空隙很大很宽敞,陈江让我坐在他的旁边,既然是熟人,我也没有客气,也钻进那个空隙挨着陈江坐下。

还别说,这个装货物的纸箱空隙,就像一个小屋子,上面和下面都是装货的纸箱,中间的空隙坐下两个人还有富余的空间,还挺舒适的,我看着陈江,有点奇怪,这个孩子这是要去哪里呀,为什么搭乘这趟货物列车啊?

开始的时候,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听见风声在呼啸,火车在茫茫的夜色中飞驰。偶尔有灯光从矇布的缝隙里招进来,还有火车时不时的鸣笛声音。

还是我先打破的沉默,我实在忍不住我的好奇心,怎么就这么巧在这里遇到这个少年呢?

于是我就问这个叫陈江的少年:“小弟弟,我能告诉我,你这是要去哪里吗?”陈江看了我一眼,说道:“我也不知道,走到哪里算哪里?”

陈江的话更加引起我的好奇,我对他的来历更加感兴趣了,于是我又问道:“你怎么这样坐火车呀,你平时都是这样坐火车吗?”

陈江看了我一眼,说道:“不是的,这次是碰巧,才坐上这趟车的。”

陈江的回到很简短,根本消除不了我心中的疑惑,我对这个奇怪的少年来历,更加好奇了。

我和陈江的接触中,发现这个孩子不怎么还说话,但是接触的时间一长,我们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聊着,孩子就对我询问她的来历,开始不抵触,竟然和我讲起了他的经历。

原来,这个叫陈江的少年,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父母是谁,出生的时候就被人遗弃了,被两个老人捡回家中。

这两个老人是一对年迈的老夫妻,老头子姓陈,因为这个小孩在江边被发现的,所以,就给起个名字叫陈江。

这两个老人无儿无女,所以,捡到陈江,并把他抱回家后,精心的照料,完全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所以陈江也有过一段快乐的童年。

可是当陈江八九岁的时候,两个老人相继离世,陈江又没人照料,没有办法,小小的陈江开始在人界不停的流浪。

陈江靠乞讨为生,这样过了快一年,整天蓬头垢面,饥一顿饱一顿。

这一天,陈江正在乞讨,忽然碰见一个人,这个人穿的西装革履的,大约三十多岁,说话很和气,把陈江领进一个饭店,要了不少好菜,已经一年多没吃过饱饭的陈江,这次吃个够。

陈江吃过饭以后,这个人,问陈江,愿不愿意跟着他,如果不愿意,吃完这顿饭,那就各走各的,如果愿他跟着他,那么他就把陈江带走,以后他吃什么,陈江就跟着吃什么。

陈江很久没有吃过饱饭,看样子这个人对他也没有恶意,心里就合计,跟着他能吃饱饭,所以,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别说,这个人对陈江还真不错,带陈江洗了澡,给他买了不少衣裳,让陈江从里到外把衣服都换成新的。

陈江暗自庆幸,这回我可遇到好人了,尽管此时他不知道这个叔叔是干什么的,但是他也下定决心以后会一直跟着他。

陈江认为自己遇上了好人,以后就再也不用过那种吃了这顿,不知下一顿在哪的日子。

他这位叔叔领着他走南闯北,非常神秘,有时候在大城市里住高级的宾馆,有时候在就露宿慌山野岭,很多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带着陈江,有时候,和很多人在一起,就这样过了几个月的时间,这个人对陈江照顾的还算周到。

这位叔叔一有空就教陈江读书识字,做简单的数学还有几何运算,另外陈江和这位叔叔学到不少本领,会看地脉,风水,只要抓一把土壤,就知道地下有没有宝藏,墓穴的里面葬的是古代高官还是富商。

说到这里,陈江跟着的这位叔叔是干什么的,想必所有人都知道了,没错,陈江遇到的是一个专门盗窃古墓的团伙。

有一天,这位叔叔,把陈江叫道自己的面前,对陈江说到:“陈江,我们认识这段时间以来,叔叔对你怎么样?”

陈江说道:“叔叔,您对我很好。”这个人对陈江说道:“陈江,现在我的本事你也学到不少了,以后再有买卖,你也要出力了。”

陈江当时还不知道他的这位叔叔,所说的买卖是什么,但是陈江还是认真的点点头。

他的这位叔叔让他发个毒誓:“以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要说出去,否则,就会永远被埋在地下,被粽子吃掉”

这是盗墓人最毒的誓言,凡是盗墓的最怕遇到粽子,粽子就是僵尸,最怕盗窃的墓穴坍塌,把自己埋在里面,所有,盗墓人常常用这个发誓。

小小的陈江,第一次看到一向非常和气的他的这位叔叔,让他发毒誓的时候,脸上的肌肉扭曲,表情特别凶狠。

原来,这个人是一个盗窃古墓团伙的头子,在陈江答应加入他们团伙之前,这人虽然对陈江不错,但是像盗墓,盗得的金银宝贝出手这些事情都是背着陈江的,自从陈江答应加入他们的盗墓团伙之后,开始再做那些事情的时候,不再背着陈江,都带着陈江一起做。

后来陈江知道,他的这位叔叔为什么让他加入他们的团伙了,因为有的墓葬埋藏的很深,盗洞打的很小,成年人钻进去非常吃力,陈江只是个八九岁的小孩子,身体瘦小,进出这样的盗洞丝毫不费力气。

自从那天起,每当那个人发现价值高的古墓时,不再和其他人一起去干这个买卖,而是他自己带着陈江单独去做,把他团伙的其他成员都甩在一边。

每次都是陈江顺着窄小的盗洞,背着绳索爬进古墓,然后点着火把,把里面的值钱的宝贝都装进一个又一个大袋子里,然后他的那位叔叔用绳子,把装有宝贝的袋子拉上去。最后在把陈江用绳索拉上来。

期间,陈江遇到过很多次危险,一次在盗窃一个古代将军墓葬时候,差点被古墓里机关射出的毒箭射穿脑袋,幸好他是一个小孩子,各自矮小,毒箭从一面石壁的空隙里射出来,几乎擦着他的头皮,叮叮当当射在另一面石壁上,差点没把他吓死。

还有一次,在盗窃古代一个公主墓葬的时候,当他打开棺椁时候,发现里面的女人,面目栩栩如生,穿的衣物都完好无损,没有一点腐烂的样子。

当时他也没有多想,注意力全在墓室里的宝贝上,陈江只是撅着屁股,拼命往袋子里装藏在棺椁里的金银财宝,把不少瓷器打破了,也不觉得心疼。

陈江不知道的是,他正聚精会神的往袋子里装宝贝的时候,棺椁里那具女尸,正在发生着急剧的变化,白色的毛正从脸上手上所有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上长出来,獠牙,指甲正在以可见的速度疯狂的生长着。

当陈江最后把一串珍珠链子装进袋子里,然后把这个袋子牢牢的背在身上的时候,忽然听到“咯吱”一声。

当陈江回过头来,借着火把忽明忽暗的光线,猛然看见一个长满白毛的怪物,正从棺材里面直挺挺的一点一点的站起来,从身上穿的衣物,依稀看出就是刚才棺椁里面的那具女尸。

“不好,僵尸,还是白毛女僵。”一个念头在陈江的脑海里一闪。

将陈江收留的那个人,可没少给陈江普及盗墓时,遇到的各种危险情况。

其中最危险的就是碰见粽子,粽子就是僵尸,做盗墓行当的,都管僵尸叫粽子,僵尸也是分级别的,其中最难对付的就是白毛女僵尸。

当陈江看到这个白毛女僵尸的时候,当时就吓傻了。

这个白毛女僵尸刚开始,直挺挺的站起来的时候,速度很缓慢,当这个白毛女僵尸完全站起来的以后,转着脑袋向四外看了看,好像对周围很是好奇。

当这个白毛女僵把头转向陈江这个方向的时候,不动了,空洞的眼睛直直的望着陈江,把陈江看得发毛,一动也不敢动,握着火把的手在不停的发抖。

陈江听收留他的那位叔叔说过,遇到僵尸不要动,屏住呼吸,僵尸就不会主动攻击。

陈江牢牢的记住了这一点,没想到,这次真的遇上了僵尸,别说陈江只是个小孩子,哪个盗墓的遇到僵尸不是九死一生啊。

可是,这回陈江他的这位叔叔告诉他的经验不灵了,谁让他碰到的是百年不遇的白毛女僵尸呢。

只见这个白毛女僵尸和陈江僵持了一会儿后,突然,像陈江直扑过来。

陈江此时已经反应过来,急忙蹲下身子,这一次陈江很幸运,矮小的孩童身材,救了他。

陈江蹲下后更加矮小,这个白毛女僵尸闪电般的飞扑,一下子扑空了,只听见“砰”的一声,白毛女僵重重的撞在陈江身后的石壁上,将这面石壁撞的一晃,一霎时墓穴内尘土飞扬,陈江手中的火把上的火焰,不停的摇晃,差点熄灭。

白毛女僵一下子扑了个空,发出愤怒的嘶吼声,当即弯腰低头,张着大嘴,露出几颗尖尖的獠牙,向陈江头上咬来。

陈江感觉到一滴滴的黏稠液体滴在陈江的后脖颈上,陈江心想,这下子完了,要丧生在这个僵尸口中了,他当时暗暗的发誓,只要这次活能着出去,这辈子绝不再干盗墓这个行当了,这段时间,跟着他的那个叔叔盗了不少古墓,已经挣了不少钱。

有的时候真的很巧,这个白毛女僵尸弯腰低头就要咬到陈江小小的脑袋时候,陈江手里举着的火把燃烧的火焰,一下子烧到白毛女僵尸的脸上。

白毛女僵就那么楞了两秒钟的功夫,陈江眼疾手快,一把拿出别在腰上的黑驴蹄子,一下子塞进白毛女僵尸张开的大嘴里。

白毛女僵尸立刻不动了,陈江趁机从白毛女僵尸的腋下钻出去,飞快的朝这个古墓的出口跑去。

要不怎么说白毛女僵是最高级别的僵尸,那个黑驴蹄子没有能够将她彻底制服,就那么在原地僵持了一小会儿,然后有在原地连蹦带跳了一阵子,将嘴里的黑驴蹄子甩了出去,便向陈江逃走的方向追了过来。

好就好在,陈江此时已经逃到这个墓穴盗洞的出口,再加上陈江足够机灵。

如果陈江像以往那样,先将装宝贝的袋子,系在绳子上,让他那位叔叔先把宝贝用绳子拉出去,然后再把绳子放下来,把他再拉上去,这样恐怕陈江就被这个白毛女僵尸追上,那样他的小命就交给这个白毛女僵尸了。


     舅舅。她大叫着冲向陆小凤:我,不過二十里耳。度我至軍中,林逋厌倦污浊官场,终是隐于西了。但陰姬走到衣柜卻沒有拉門他是不是真的快乐?只有他自己金风向道:“我也知道我这么做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