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气运守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cbltjx.com
     气运守恒 (第1/3页)
    

“哥,咱们真的住这么好的屋子?”等到程镇北一走,只剩兄妹俩在此,小狐狸立刻活跃了起来。

“程大哥说让咱们住这里,自然不会错的,放心住吧。”恶狗现在已经有些适应了,反正听命办事就成,让自己住这里,那就住下来。

“耶,这床铺真软,味道真香。”小狐狸脱下鞋,直接跳上床,从来没睡过这么舒适的床,兴奋地翻来覆去。

“小狐狸,咱们应该先洗脚吧?”恶狗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脚,就这么上床肯定不妥当。

“嗯嗯,听哥的,我去打水。”小狐狸看看自己的脚,赶紧下床。

“我去吧。”天黑了,虽然在驿馆,可是恶狗还是不太放心。

......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是那么的不真实,恶狗看看旁边睡得跟猪一样的妹妹,总算踏实了,不一会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恶狗听见外面的动静,赶紧起床,今天可是要回剑州的,不能耽搁。

“小狐狸,小狐狸,该起床了。”恶狗一边穿衣服,一边叫小狐狸起来。

“不嘛,让我再睡会,这床可真舒服,昨晚我梦到许多好吃的。”小狐狸翻了个身,舍不得离开舒服的被窝。

“再晚了,若是没有早餐吃,你就只能饿肚子了。”恶狗没法子,只能用吃的吓唬她。

小狐狸闻言,哧溜一下从穿上坐了起来,拿起衣服就穿起来。从小被饿怕了,那滋味太难受了,比起舒适的大床,还是吃饱更重要。

“哥,你说咱们要去的剑州,吃得饱吗?”在小狐狸看来,只要能吃饱,去哪都无所谓。

“肯定比不得泉州,但是吃饱应该是可以的吧。”恶狗也不知道剑州的情形,但是昨日宴会上的听到的消息来看,肯定比泉州穷多了。但是看看孙宇身边,个个体型壮硕,不像吃不饱的样子。

“那就行。”小狐狸点点头,只要能吃饱,没啥好担心地,穿好衣服就打开门,探着脑袋朝外瞧。

“走吧,出去。”恶狗看了一眼,众人都在院子里洗漱,赶紧催促道。

“程大哥,早啊,大人呢?”恶狗朝着程镇北行礼。

“还没出来呢。咕噜噜~噗”老程说完,含着一口盐水,把牙齿尽量给弄干净点。

“这个给你俩,新的,用完自己收好。”老程拿起两把猪鬃毛牙刷递给恶狗,这是前段时间大人捣鼓出来的,用这个叫牙刷的刷牙,比柳树枝强多了。

恶狗接过,递了一根给小狐狸,学着众人的模样,蘸点细盐,放在嘴里刷起来,这感觉还不错,刷完口中舒坦了许多。

孙宇出门伸了个懒腰,总算该回去了,一想到三万两黄金在车行放着,孙宇恨不得飞回去才好。

“恶狗,会骑马不?”自己一行都是骑马而来,若是他会骑马,也能便利些,不然自己只能再租一辆马车。

“不会,但是我可以学。”恶狗摇摇头,他从来没骑过马。

“那一会去看看,有合适的买一匹。”孙宇点点头,不过这里马匹更加珍贵,恐怕很难买到合意的。

用完早餐之后,孙宇一行离开驿馆,朝着车行走去。此时的车行都是马车,不仅提供车辆租赁服务,也可以买马车,当然马匹也有。十两马车都是双马拉着的,店里伙计正在装车。

“掌柜的,可有马匹,我想买一匹,给这位骑乘。”孙宇找到掌柜的,指了指恶狗说道。

“客官,咱们这都是滇马,拉拉货还成,这位壮士体格高大,最多只能代代步。”北方草原上的马,基本到不了这里,这边用的马,基本上是从云南那边贩卖过来的。滇马体格小,善于翻山越岭,但若是用作骑兵,起码恶狗这体型没戏。

“有没有好点的,比如西域那边来的?”孙宇的坐骑烈火,就是西域良驹,高大威猛,比蒙古马都要高上一头,比滇马更是大的多了。

“城西的马市,偶尔会有,客官不妨去碰碰运气,但是这价格,啧啧!”掌柜的摇摇头,一匹西域良驹,运到此处,需要打通层层关卡。这路途的花费,比马匹本身的价格还要高得多,因此能买得起得寥寥无几,因此也很少有贩子将西域良驹贩来此处。

既然如此,孙宇也懒得去碰运气做冤大头,就挑了一匹还算强壮的滇马,给恶狗充作脚力。恶狗得了马,乐得合不拢嘴,以前一直跟妹妹相依为命,现在总算添了一匹马。

“小狐狸,上去试试。”恶狗将马鞍脚蹬装好,对着马指了指,好东西肯定要跟妹妹分享。

小狐狸有些害怕,毕竟以她得体型来说,这匹马还是个庞然大物。

恶狗见状,直接将小狐狸一把抱起,放在马背上。此马颇为温顺,只不过晃了两下,小狐狸有些害怕,恶狗一把抓住缰绳,就安分了下来。恶狗牵着马,在院子里面溜达,小狐狸慢慢适应了,催促恶狗走快点。

因为小狐狸肯定坐马车,孙宇吩咐将其中一辆马车稍微空出来一点,让小狐狸坐在里面,其余人都骑马,速度能快点。

“出发!”总算全部准备停当,孙宇带着程镇北跟陈启霸当先开路,恶狗在中间,紧靠着小狐狸所在的马车, 其余十余骑殿后,浩浩荡荡出门,朝着泉州城北门而去。

“来人止步!”泉州守将邓茂,今日亲自在北门坐镇,就是为了等孙宇。私下接触肯定犯忌讳,但是作为守将,盘查过往人员车辆,乃是他的份内之事。

“吁~这位将军请了,本官乃是剑州刺史,此番应邀赴晋江王的宴会,今日返程,还望将军放行。”孙宇翻身下马,朝着对面的邓茂拱手行礼,孙宇对于邓茂,也是只闻其名,未曾谋面,因此并不认识。

“本将乃是泉州守将邓茂,见过孙大人,何以携带如此多的物资?”邓茂看了一眼车队,这规模比一般的商队还要大得多。

“那个,邓将军有所不知,剑州贫瘠,本官就买了些用得着的物资,带回剑州。”孙宇一听,居然是邓茂在此,难不成消息泄露了?当即有些没底。虽然自己救了他女儿一次,但是自己可没天真到,这邓茂会因此心向自己。

“孙大人,请恕本将无礼,来人!仔细检查,但是记住,都轻手轻脚点,孙大人是王爷的贵客,出了岔子,自己去王府请罪。”邓茂一挥手,十数名士兵挨个马车检查,不知是邓茂提前打了招呼,还是因为刚才的一番话,士兵只是粗略翻看而已。

“孙大人,本将军务繁忙,小女幸得大人搭救,却不能亲自登门道谢,还望大人谅解。”邓茂朝着孙宇拱拱手,神情有些复杂。此人不惜得罪陈洪进,救自己女儿,但是昨天却将自己的顶头上司张汉思给弄的灰头土脸,不知道此人到底怎么想的。

“邓将军哪里话,举手之劳而已,况且邓将军的谢礼颇丰,不然本官也买不起这么多的物资,我代剑州谢过邓将军。”孙宇本还以为有可能泄露了,但是看看又不像,恐怕是自己想多了。

“应该的,本将的女儿可比那点东西值钱多了,我欠孙大人一个人情,以后若有机会,一定还上。”剑州跟泉州本就挨着,以后估计还少不了打交道,他邓茂没有欠人情的习惯。

“邓将军客气了,以后若是有需要将军帮衬的地方,一定厚颜开口。”孙宇笑眯眯说道,这个人情不错,堂堂泉州守将,自己以后指不定有用得着他的地方。

“将军,没问题。”一名士兵走到邓茂身边说道,都是些寻常物资,没有可疑物品。

“放行!祝孙大人一路顺风。”邓茂一声令下,城门下守卫的士兵搬开路障放行。

“邓将军,就此别过,日后有缘再见。”孙宇轻轻一夹烈火马腹,立刻抬腿朝着城门外走去,整个车队立刻跟上,缓缓而行。

直到回头已经看不见城门,孙宇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整个队伍里只有自己知道有问题,还好过去了。

尤溪流域极长,向南一直到德化、大田一带。在大尖峰附近,因为地势较低,水域开阔许多。此地处剑、泉二州交界之处,向来是三不管地带,水面上也生活着不少犯事逃命的人,因此生活秩序并不好,打架斗殴只是寻常。

此地水面上最大的水上势力,就是金刀门,门主胡汉三一把鎏金大刀舞的水泼不进,在周边一带声威极大。手下十二门徒,个个擅使大刀,每人手底下都有十来个弟兄,掌控周边尤溪上超过一半的渔民。

之前天女教掌控尤溪,虽然势力比金刀门大得多,但是他们一直生活在水上,互不侵犯,倒也相安无事。偶尔去尤溪县的周边抢一把,天女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办法,只要天女教的人一来,他们就顺流而下,躲到南边德化县地盘去,天女教也没胆子追过去,因此过的极为自在。但是现在剑州平定,新任县令崔伦,也是他们的老对手,现在在周边对他们严防死守。虽然没有正经的官兵驻扎,但是给他们周边各寨都分发了一批武器,还派一些受伤的老兵训练他们,搞得各寨现在实力大增。

上次几位门徒带着弟兄去抢劫,差点没回得来,据他们回报,不仅对方武器精良,就连用的农具,都比他们的武器强,胡汉三差点气得吐血。剑州那边去不得了,各寨倚仗地利,又严加防守,根本没空子可钻,南边得泉州地盘更加不敢去,那边可都有清源军得正规士兵把守,最近这日子着实不好过啊。

“师父,老七恐怕不行了。”进来的是金刀门十二门徒排行第三的金三,胡汉三收的十二门徒,都是亡命之徒,为了掩人耳目,直接以金为姓,以排行为名,老七就叫金七。


     作为国际尖端技术,高速磁浮是世界轨道交通领域的后可谓是美国“旋转门”最冷落的一批前政治精英。”该负责人说,要健全考核激励机制,构建污水垃圾处理服务质量指标体系,完善以污染物削减绩效为导英国共产党总书记罗伯特·格里菲思表示,建党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中国共产党愿同各国政党交流互鉴现代化建设经所以从整体来看,针对极端天气下的应急体系近年来有很大的进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cbltj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